數學與人生/Proof & Believe中的共生關係.. 讀電影「Proof」

美的影音讓人沉醉,讓生活中多點動人的色彩吧!

版主: Rick

數學與人生/Proof & Believe中的共生關係.. 讀電影「Proof」

文章hsiang » 週三 12月 03, 2008 11:59 pm

 

圖檔
   

   
Proof ( 電影中譯:證明我愛你 )


【Proof】原為百老匯佳評如潮的舞台劇,曾榮獲2001年普立茲獎及東尼獎最佳劇本獎。此次由【莎翁情史】導演約翰麥登改拍成電影,女主角即是以【莎翁情史】榮獲奧斯卡影后的葛妮絲派特洛,男主角則是資深影帝安東尼霍普金斯;另外,傑克葛倫霍和霍普戴維斯在本片中也都展現了精湛的演技。



導演:約翰麥登(John Madden)
編劇:David Auburn (舞台劇本&電影劇本)
演員: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
   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
   琥珀戴維絲(Hope Davis)
   傑克葛倫(Jake Gyllenhaal)
   Gary Houston



劇情簡介:

葛妮斯派特洛飾演一個無法接受父親死亡事實的絕望女兒,安東尼霍普金斯飾演她的父親,一個備受重病折磨的天才數學教授,傑克蓋倫霍爾飾演追求葛妮斯派特洛的數學怪胎,幫助她面對內心的恐懼以及不安全感。


圖檔


羅伯(安東尼霍普金斯 飾)年輕時是位天才數學家,廿六歲時陷入瘋狂,晚年僅有小女兒凱瑟琳(葛妮絲派特洛 飾)陪伴,她同時遺傳了父親的天才與瘋狂;姊姊克萊兒(霍普戴維斯 飾)回來參加葬禮時,一心想帶妹妹前往紐約過其認為的正常生活。

羅伯的學生哈洛(傑克葛倫霍 飾)追求凱瑟琳時,在羅伯的書桌中發現一本筆記本,內容是她所演算的一道驚天動地的證明題...

電影中... 天才數學家的晚年生活,以及父女之間的愛,在數學公式之間表露無疑。同樣是數學天才的凱瑟琳,懷疑自己也許和父親一樣都瘋了,尤其當哈洛不信任她時。最後,「Proof」不再只是個數學證明公式,它也代表著哈洛想挽回凱瑟琳的証明,證明愛與信任。


圖檔
   
   
   
   
   
後記:摘錄「Proof」中一段老數學教授與女兒之間的對白.....

Let X equal the quantity of all quantities of X.
x等於所有x的質量

Let X equal the cold. It is cold in December.
x等於寒冷, 十二月很寒冷

The months of cold equal November through February.
寒冷的月份等於十一月到二月

There are four months of cold, and four of heat, leaving four months of indeterminate temperature.
有四個月很冷, 四個月生活在未知的溫度裡

In February it snows.
二月的時候下雪

In March the Lake is a lake of ice.
三月,湖面結冰

In September the students come back and the bookstores are full.
九月的時候學生回校了, 書店裡人滿為患

Let X equal the month of full bookstores.
x等於擁擠的書店

The number of books approaches infinity as the number of months of cold approaches four.
書的數量接近無限就像月份一樣, 寒冷到來了

I will never be as cold now as I will in the future.
我以後不會再這麼冷了

The future of cold is infinite.
未來的寒冷是無限的

The future of heat is the future of cold.
未來的熱就是未來的冷

The bookstores are infinite and so are never full except in September...
書店是無限的, 所以直到九月是不會滿的


.
.
.

依稀記得片尾女主角經過長期反覆的掙扎歷程後...
陽光中坐在公園椅上.... 內心的獨白.....


我昏沈了多少日子了?
.
.

我站在門外
卻找不到入口.....








閱讀延伸:

DVD上架:Proof & Believe中的共生關係-證明我愛你

........ 作者大衛‧奧本(David Auburn)利用了數學中的證明(Proof)一詞,塑造了兩個以數學見長的父女,卻在面對人生的種種問題時,發掘到人生之中許多問題不在於證明本身,而在於你自己選擇相信何者。劇本巧妙地營造出許多對等與矛盾的角色與問答:諸如你如何證明這是對的?反證則為那你如何證明那是錯的?猶如劇中最精采的一幕,當安東尼激動地希望自己的小女兒葛妮絲朗讀出自己費盡心思所得出的偉大證明時,葛妮絲低聲朗讀著安東尼寫出的那所謂『數學答案』,這一段台詞以及兩人的表現皆令人為之動容,因為你真的沒辦法說出誰是誰非,而交雜著親情至深,讓葛妮絲決心隱藏自己數學成就似乎也不需說明,因為這終究是兩人無從否定的共生關係,完全無須證明。

我們都算過數學,學過證明,在繁雜的數學算式中一來一往。然而,你不可否認的卻是,其實每個人心中或許早有答案,這卻是最無關乎證明,而只建構在人與人之間最原始的元素-相信本身。唯有相信,我們才能得到答案。因為,真實的人生,永遠不會是指向唯一標準答案的數學證明題。





Proof,where is the proof ?

◎平路

院線片《Proof》(台譯《證明我愛你》,港譯《情來,算盡愛》),鏡頭就這樣觸動了我。

或者是電影裡父親的書房,或者是父親與女兒在書桌前默默地對坐,或者是飾演女兒的葛妮絲.派特羅(G w y n e t hPaltrow)演技太好,在演這戲之前派特羅自己也剛剛喪父,她的傷痛,像是早些時我的傷痛。

故事從葬禮前一天開始說起,敘述著女兒在葬禮之前與之後的心境。從我糊糊的淚眼裡望出去,我發現,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飾演的數學家,窩坐在椅子上,居然,與我父親的體形很相似。

《Proof》電影改編自普立茲獎的舞台劇,留存著直指人心的戲劇力量。我從銀幕上哪一瞬開始流眼淚?是從……父親在身體很糟的情況下,仍然關心女兒:那一幕,父親訥訥地開口問女兒,怎麼一個人悶在家過生日?派特羅飾演的女兒,與父親情性相近。她輟學在家照顧父親,只因為老數學家留在自己房子裡,還可以每天在書房翻翻弄弄,間中也可能奇蹟式地好轉。

果然在電影裡,老數學家的腦力確實恢復了一段日子。

其實最後幾年,我也一直在巴望,父親會重新清明起來。

有時候,父親拿一些零碎的字給我看,問我那裡面寫的什麼。有時候,父親告訴我,他剛剛在其中發現了一些奇怪的意思──那一次,父親指著報紙,寶貝一樣指給我看。那張報紙上有日本風的漫畫,幾個大眼睛的女孩子。他好奇地問:「這是什麼畫?」「怎麼畫的?」他大表驚奇,連聲讚歎著:「畫,怎麼可能畫到這麼好?」我瞪著那畫:大眼睛,尖下巴,睫毛上下外翻著一根一根,頭髮尖刺般一綹一綹飛揚。其實是很平常的漫畫技法。

「你看,狗的毛,畫得這樣真。」他驚異的神情,像小孩子。

當時,在我父親眼睛裡,他到底看見了什麼?

最後幾年,父親的視力衰退,看什麼都費力。後來,他的書房也讓出來,就因為公寓太小,書房,變成照顧他的菲勞的房間。

我推他的門,父親時時斜靠著床頭櫃,對準放大鏡在翻字典。似乎是,他在找新書上的資訊。父親心裡一直想著他的學問,有時候會說起幾個大規模的研究計畫。其實那時候,父親連電視裡的新聞節目都聽不明白。

他仍然在等,等待那個吉光片羽。等著偶爾有一瞬,奇蹟出現,他又可以開始工作。

只要提及他的學問,父親眼睛裡總透出亮光。

電影中的父女站在雪地裡,父親狂喜地,告訴女兒他自己的腦筋又開始在運作,我知道那個父親為什麼那樣亢奮。

電影裡老數學家形容自己頭腦,用的英文字是「machinery」,聽起來,好像多試幾次,抽拉馬達,就可能抖抖地重新啟動。而我父親到了最後,到底是茫無所悉自己眼前的狀態,還是,他也隨時在等,不放棄地等下去,哪一天,火花閃現,腦袋這個機器又突然有些動靜?有時候,父親的學生們來看望他,他們坐在廳裡許久,不時還有笑聲傳來。

就好像回到舊日時光,筵席還未散,師生繼續在討論學術……他的學生們應該與我一樣,早已經有所覺察,而他們耐心地圍坐在那裡,只為證明,老師的頭腦一如往昔。

「證明」,我們想要證明什麼?這人生究竟能夠證明什麼?看完叫做《Proof》的電影我若有所悟:片中的父親告訴女兒他頭腦沒壞掉,女兒也繼續跟父親說,你還可以工作,還可以挑戰最艱鉅的數學難題,……其實,都為了證明父女間最堅毅的情分。

心證意證,證的是……在任何情況下,只要堅持,人與人就可以心意相通。




   


   
頭像
hsiang
校長
校長
 
文章: 582
註冊時間: 週四 5月 10, 2007 2:03 am

回到 電影/音樂欣賞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Feedfetcher 和 2 位訪客